当前位置:首页 > 名家动态

费硕 绘画:精神的呈现

费硕 文/费硕 绘画是建立在精神层面的表现诠释思想智慧的产物。卓越的艺术家应该是一个综合主义者。一代一代的巨匠大师们都是学识渊博,胸怀旷达,崇高理想,才达到了他们作品中

 

费硕

 

/费硕

 

绘画是建立在精神层面的表现诠释思想智慧的产物。卓越的艺术家应该是一个综合主义者。一代一代的巨匠大师们都是学识渊博,胸怀旷达,崇高理想,才达到了他们作品中那种具有叙事的复杂性,个性的广度和观察的深度并形成雄伟的气势,丰富的内涵,活泼的精神。

托尔斯泰说,文化是内在人与外在人之间的和谐,唯有它保持着敏感的思想和行为。我们的文化建立在对伟大的古典文化遗产认识之上。我们正是从那里学到了思想和情感的技巧,我们的社会观和灵魂法则也得之于此,并为我们今天的绘画制定了法则,而我们正是在这一法则的约束下,品尝了艺术中自由的欢悦。歌德所说的“只有在限制中才会有真正的自由”就是这个道理。自由使精神的呈现。

绘画道路是艰难的,难于绘画本身的探索,也难于在绘画途中坚持艺术的生存方式,绘画无疑是一条荆棘之路。

 


 

我的绘画生命已经历二十几年,然而对绘画意义的了解也就是近几年的事,也只是浅尝而已。

问绘画是什么,我的答案是有手参与的、有痕迹的艺术。那么,艺术呢?艺术的概念是庞大的,用杉本博司的话来说“所谓艺术,其实就是技术。是将肉眼不可见的精神物质化的技术。”杉本博司能够用简单话语去述说艺术是什么,也帮助我更好地向自己解释了绘画是什么。

我钟情于绘画,这种最原始、最传统的方式,现在也是边缘的、迷雾般的方式在持续艺术的生命。我不苟同艺术的终结,更不相信绘画的死亡。也正是因为时代或者人的困境,艺术才会在狭窄的世界中熠熠生辉。

绘画是层表皮,有实质可碰触;精神隐藏其后,却无形、难以捕捉。所以,这也便是在技术飞越、语境繁多的当下绘画艺术艰难的困境之一。

我的绘画,开始着迷那种原始,逐渐归于思想内涵,后来意识到还原于艺术历史中的重要,现在以为,绘画是表达艺术的方式、呈现思想的方式。

在创作过程中,我不断叩问自己为什么而画,我要做什么。我逐渐发现,从之前绘画的状态中我收获了积累,我想按照积累所带来的观察和思考的方式,去表现深邃思想人文情怀,审视我存在的世界、自我和他人,通过绘画的方式展现出这样的痕迹。


追寻绘画内在的精神。

当我们谈论到什么是艺术时总会牵扯出更多的问题,关于艺术是什么的问题是宏大的。这是杉本博司在《历史的历史》展览目图的开头,以最简的方式来阐述艺术是什么。这个定义超越了艺术类别本身——绘画、雕塑、摄影、装置等,也就是说,并不是所有看起来拥有艺术样式的东西都可以被称为艺术。这点上,艺术的定义是严格的。

 艺术的真实,正是艺术家对艺术真实的理解的不同才造就了不同的创作、不同流派的产生。如同希腊艺术家以美的秩序为真实,他们便极力追求表达隐藏在可见世界中的比例之美。古希腊的模仿论指出艺术家创作需要与真实世界符合,柏拉图的真理观也影响了西方美学的发展。海德格尔在《艺术作品的本源》中提及,艺术的本质就应该是,存在者的真理自行置入作品。这种真理就可以理解为一种真实。正因为艺术家追求内心情感的真实,艺术家选择的表达方式符合了他们当时的理解,所以分析艺术家的真实需要还原。到艺术家所处的历史之中。

在本雅明的《机器复制时代的艺术作品》中提到了“灵光”——在机器复制时代,艺术作品被触及的,并在历史中独一无二地存在于“此时此刻”。“灵光”概念的出现是当时新出现的摄影术对绘画艺术的冲击下产生的,它强调了在复制时代,不论是能够复制的作品还是原作都会在艺术真实的基础上产生,若没有,艺术的功能就天翻地覆。所以“灵光”对于艺术作品来说,并不是在讨论作品是在机器复制的方式下产生的敝处,而是面对当时机器复制的大环境,如何保持住艺术的“灵光”——艺术的原真性。而这种原真性源于创作艺术作品艺术家的内心、精神或者灵魂。如果艺术家没有艺术真实的基础,便是丧失了原真性,仅留下技术的表皮,也就谈不上艺术了。每个时代都有当时艺术探索的方向,每个年代都有属于它自己的当下,尽管本雅明讨论的是出现摄影术的时代,但是需要拥有灵光去创作艺术作品直至现在都是有重要意义的。


谈及困境,艺术家的困境首先是艺术家作为独立个体在人类社会中的生存——人的困境,然后再是艺术层面的。历史可以看出人类社会的发展规律,但是地区与地区之间,尽管有些地区经历过一些事件,但另一些地区仍旧会发生,所以历史并不是线性的,它是立体的。人口爆炸和信息爆炸最能够形容眼下所处的时代特征,这是科技化、工业化、商品化、全球化的时代。马尔库塞认为在发达工业社会中,会产生单向度的思想和行为,社会的意识形态包含在生产过程之中。人类生产商品制定规则,同样这些商品和规则也会制约和控制人类。衣食住行,各种商品,传播媒介带来的各式信息,带来的是固定的态度和习惯,这一过程有着思想灌输和操控的作用。“异化”也是发达文明所带来的,现代文明把客观世界转化为人的肉体和精神,它所带来的效率,把浪费和破坏转成需要和建设的能力。人群的精神被单向度的思想置换,带来的是良心的丧失,拒绝“随大流”的思想显得无力。

良心在艺术中便是艺术家能够将精神物质化的驱动力,是艺术最中心的力量。但在一个原则化的社会里,无论背后是什么,只会有一个官方的答案,当我们的表达诉求更多的时候,不再是只有一个真相。混杂的状况下,自诩的大师出现侵占艺术本有的位置。我们会发现越来越多的趣味取代了责任,艺术家被放置到更多选择之中,发出含混不清的声音,让事情变得更加复杂。谈及我们的“当下”,艺术家的命运和过去历史中的依旧是相同的,在文明之中受到世俗和精神的力量,需要不断平衡这三者之间的关系。马克·罗斯科说:“我们今天同过去艺术家的命运的不同之处,恰恰在于行使选择权利的可能性。这是因为选择反映出一个人对自己良知是否负责,而对于艺术家来说,最重要的就是艺术家的真实性。”


在我们所处的当下,艺术家仍可以拥有一种力量去维护、证明艺术的存在,这种真实来自于艺术家的选择、判断与自我审视。我认为世间的事物或者艺术是没有绝对纯粹的,事物与事物之间总会有显或不显的联系,往往混杂着许多其他的东西。对于个人来说,对事物抱有思考的态度是可取的,如果一个事物或者活动显得积极的话,那么就该抱有怀疑的态度去思考,在艺术的情况中也是一样。而困境,也有可能在绝境中寻找到出路。

对于艺术家而言,生活感受会随着时间外界的变化而变化。想要在艺术上获得进步是困难的,艺术的真实需要艺术家不断地在作品中、生活中寻找,一刻不得松懈。因为艺术是诚实的,艺术家的所想会在画面中体现,若是想着满足物质和欲望,作品就会显得媚俗低下。所以艺术家的艰难要和种种阻碍做斗争,通过不断滋养的内心和真实回馈世界。

 


 

当一切变得理所当然的时候,当客观自然不再使人类畏惧,我们是否就停下思考,忘记了那种与自然、宇宙的紧密。纷繁的人类活动,造就了一项又一项的奇迹。作为能够在历史和美术史中汲取营养的我们,是无法回避宇宙存在的,即使在夜里灯光和浑浊的空气遮掩的来自星星微弱的光。艺术是一剂镇静剂,可以抚平焦躁,可以让我们侧耳聆听来自人类、自然和宇宙呼吸的声音。


绘画的方式去表达是有限的,但是绘画传达可以传达出艺术的力量,这需要不断地情感投入绘画之中,艺术的修养决定了艺术的题材、艺术的形式和语言,艺术的真实是艺术家行动的初衷。

艺术并不是关于美的一门学问,而是关于思想的一个领域。使观者他或她在这种改变的工程中更接近于沉思状态,从而最深刻地思考“现实”艺术家正是通过自身内心的启示来感知现实的深刻,并通过其作品传达出来,这就是艺术中的重要功能。它取决于画家自身的素质与才气。画家自身先天的才气,表现在他整体的把握作品灵魂的能力。情思游离于客观,胸中自有丘壑。画家要有丰富的学识,高雅的品质,豁达的胸襟。深邃的人生境界和思想境界,集文思之大成者。


在我的艺术创作中真实的情感一直是创作的核心动力。没有情感就没有对真理的追求。绘画是抒发情感的艺术,我只画感动我的东西。艺术家的情感生活就是经过了这样那样的亲身体验。对灵魂的触动。使自己的精神随之纯粹起来,激活出艺术的火花。正如托尔斯泰所言:“艺术是这样的一项人类的活动,一个人用某种外在标志有意识的把自己体验过的情感传达给别人,而别人为这些情感所传染,也体验到这种情感的愉悦”。

作者介绍

费硕,1972年出生于黑龙江省呼兰县,研究生学历。先后毕业于:北京防化学院、南京政治学院、解放军艺术学院、中央美术学院、中国人民大学徐悲鸿艺术学院。

作品赏析









 

 





 





关键字:
为您推荐
  • 加载更多……
  • Copyright © 2008-2017 画家村 www.hjcun.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