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画展览

水墨人物画创作舍形何所求意

诚然,笔墨是水墨画的优长、精髓和主要语言形式,它不仅是传递绘画信息的媒介和载体,而且积淀和浓缩了中国民族文化独特的意蕴和气质。中国画很讲究笔墨功力。清代恽南田称,有笔

 诚然,笔墨是水墨画的优长、精髓和主要语言形式,它不仅是传递绘画信息的媒介和载体,而且积淀和浓缩了中国民族文化独特的意蕴和气质。中国画很讲究笔墨功力。清代恽南田称,有笔有墨谓之画。水墨人物画主要依靠笔墨变化来表现人物形体,刻划人物形象,同时笔墨具有不依存于表现对象的相对独立的审美价值,它不仅是一种形式美、结构美,而且能够传达出人的意兴、情感。

 
就水墨人物画技能学习而言,主要包括人物造型的训练和笔墨技法的学习两方面。我们从来不否认笔墨技法的重要意义,问题在于一味以传统文人画的评价标准来衡量评判当代中国人物画合适吗?造型与笔墨的关系位置应该怎么摆正?是先造型,后笔墨,还是先笔墨,后造型?
 
我不由地想起明代王履在《华山图序》中的一句话:“意在形,舍形何所求意?故得其形者,意溢乎形,失其形者形乎哉!”我认为,对现代中国人物画,应该建立起新的评判标准。中国人物画创作,首先要解决的是人物造型问题。
1603f.jpg
《远处是水宫》136×68cm  2015年
 
所谓人物造型,实际上就是对人的研究、理解和表达。人是世间万物之灵,全部人类历史的第一前提就是有生命的个人存在,人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人具有思想,富有情感,人组成了现实世界,再没有比人更具复杂性、深刻性和多样性的了。
 
应该说,作为体现东方精神的水墨人物画可以是文人写意,也可以是黄钟大吕式的鸿篇巨制,可以是画家本人心意的自由表露,也可以深刻表现人的丰富性,塑造出活生生的人物形象,表达大写的人。
 
而当今水墨人物画最缺失的是反映当代人形象、思想、情感的复杂性、深刻性和丰富性,是人物的个性化塑造。所谓造型能力,不只是准确的再现能力,还应包括形象的感受能力,形象的概括、夸张能力或进一步强化的变形能力,也就是意象造型能力,在“似与不似”之间的宽阔地域寻求画家各自的艺术表现。事实上,谈造型,不仅仅是一个人的塑造问题,还应包括画面结构、画面构成等因素。
 
在水墨人物画的学习和创作中,经常有这样的情况。有的人一辈子对笔墨顶礼膜拜,言必称笔墨,笔墨可能越练越精,越练越老到,却对造型不够重视,因此所作的画人物造型不美,格调不高,比例失调,画中纵有笔精墨妙,却很难立得起来。
 
有的人误以为造型是一辈子的事情,因而可以慢慢来,殊不知造型的训练是有时效性的,应该尽快尽早打下坚实的基础。年轻时不练造型,年纪大了想练也是收效甚微。有的人曾经出了好作品,但此后对造型不以为然,沉溺于玩笔墨,玩风格,作品缺乏后劲。造型是终生课题,要学到老画到老,造型的“退化”、“老化”甚至是已有相当成绩的水墨人物画家的大敌。
 
这样的例子难道还少吗?一幅画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形象,一幅水墨画如果构图好,造型强,笔墨稍逊些,也还看得过去,多画几张不就笔畅墨酣了吗?倘若造型平庸甚至蹩脚,笔墨再讲究也是不堪入目的。卢沉先生说得好:“历来国画都把精力放在笔墨上,这束缚了国画的发展。
 
造型上要讲究,没有个人独创性就是千篇一律。而一般人看国画先看造型,后看笔墨,最打动人的是有形状的东西。所以历史上凡在造型上有突破的人,就显得非常突出。八大、石涛、贯休、陈老莲,他们都如此,在造型上首先有自己语言,自己风格,并不单单是那几下笔墨。”
 
一幅画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形象,一幅水墨画如果构图好,造型强,笔墨稍逊些,也还看得过去,多画几张不就笔畅墨酣了吗?倘若造型平庸甚至蹩脚,笔墨再讲究也是不堪入目的。卢沉先生说得好:“历来国画都把精力放在笔墨上,这束缚了国画的发展。造型上要讲究,没有个人独创性就是千篇一律。
 
而一般人看国画先看造型,后看笔墨,最打动人的是有形状的东西。所以历史上凡在造型上有突破的人,就显得非常突出。八大、石涛、贯休、陈老莲,他们都如此,在造型上首先有自己语言,自己风格,并不单单是那几下笔墨。”
 
文人画搞文人墨戏,玩弄点笔墨趣味也未尝不可,但是当今中国画坛呼唤多出富有民族精神和时代气魄的人物画作品。这里不能不提起李伯安的百米巨幅水墨人物画长卷《走出巴颜喀拉》。画家以中华民族的母亲河——黄河为创作的构思依据,纪念碑式地展开了黄河哺育下的芸芸众生雄阔而缤纷的生活图景。
 
画家在长达十年的岁月里竭尽全力描绘那神秘的宗教场景,浩荡的人群,藏民们粗犷的身躯、山岩般的面容,奔放、强悍、刚毅的生命力,他同藏民们一起浴烈日,沐长风,踏冰雪,终于创作出世纪巨制。画中呼之欲出、排山倒海的人流,慑人心魄的两百六十六个形象各异的人物,首先给人的感觉是人物形象、气势,而后感受到画家把水墨皴擦与素描法则融为一体,把雕刻的量感和写意的挥洒有机结合,水墨因之变得充满可能性和无穷魅力。
 
当许多人还把笔墨视为不二法门,乐不思蜀地在古人的笔墨中操练的时候,李伯安破除对传统笔墨的迷信,以人为本,进行古典笔墨的现代形态的转化,他的大气雄强一类作品中的“笔墨”,是很难以笔精墨妙来衡量的,却给我们在处理造型和笔墨关系上以很令人信服的启迪。
 
郎绍君先生在《从太行到巴颜喀拉》一文中这样揭示:“任何史诗的群像作品,整体结构与人物造型总是第一位的,其他因素必须服从这第一位的需要。笔墨是呈现水墨特征的主要方式,但这种显现必须与题材、主题、体裁、风格的要求取得统一。在无常形的山水画中,笔墨有较大的独立和自由;在有常形的人物画特别是写实人物画里,笔墨的独立和自由余地相对小得多。”
 
真正富有时代意义的水墨人物画并不象文人画“逸笔草草”那么洒脱,而是有许多历史性难题的。东晋顾恺之早在《魏晋胜流画赞》中就说过:“凡画人最难,次山水,次狗马,台谢一定器耳,不待迁想妙得也。”人物画难,水墨写意人物画更难,难在造型,也难在工具属性的制约。水墨人物画一方面要表现人物活生生的形象的某种真实性,并且要符合笔墨的表现规律,另一方面要谋求精神和意趣的自然抒发。
 
只有具备了坚实的造型能力,才谈得上专注于笔墨表现,情感抒发。况且,水墨人物画是以柔软的富于灵敏性的毛笔,借助可塑性、可变性、流动性极佳的水墨,落在渗透与晕化性能很强的宣纸上,表现形形色色的人物形象,一是一,二是二,由不得迟疑、改悔。
 
这就要求画家落笔之前必须对被表现对象有深刻的认识,而不仅仅是细致观察,必须胸有成竹,才能下笔直取,落笔肯定果断,线条变化有致。这种线条的不可逆性,即不可重复性和不可修改性,决定了画家首先要有熟练的自由造型能力,还要有娴熟的笔墨表现功夫。
 
毫无疑问,造型是画好水墨人物画的前提。在水墨人物画创作中,造型不是削弱了,而是要求更高。因而强化造型意识,提高造型能力,才谈得上创造独特的造型语义和新的笔墨语言模式。
 
关键字:
为您推荐
  • 加载更多……
  • Copyright © 2008-2017 画家村 www.hjcun.com 版权所有